宗馥莉曾称宗庆后是神一样的存在,娃哈哈创始人、董事长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享年79岁

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发布讣告称,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同志因治疗无效于2024年2月25日10时30分去世,享年79岁。

舵手宗庆后

没有人会怀疑宗庆后对于娃哈哈的重要性。

1987年4月,42岁的宗庆后靠着勇气和14万现金承包了杭州市上城区的校办企业经销部(娃哈哈的前身),每一分钱都是靠卖汽水、冰棍、文具纸。 从钱开始。 同年7月,宗庆后用“中华花粉口服液”销售所得和银行贷款5万元作为原始资金,兴建杭州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为杭州加工“中华花粉口服液”宝陵公司. 娃哈哈的创业之旅就此开始。

1991年,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正式成立。 在宗庆后的带领下,原本亏损4000万元以上的杭州制罐厂,三个月后扭亏为盈。 销售收入、利税增长一倍多。 第二年,销售额达到4亿元,净利润超过7000万元。

2003年,娃哈哈营收突破100亿元,成为全球第五大饮料制造商。 2012年,娃哈哈进入500亿营收俱乐部,并于2013年达到营收巅峰。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娃哈哈营收为782亿元。 2014年,宗庆后制定了1000亿元的目标。 随着娃哈哈的快速发展,宗庆后于2020年、2021年、2023年三度成为中国首富。

35年来,娃哈哈已成长为一个庞大的饮料帝国。 娃哈哈官网数据显示,35年累计销售额8601亿元,利税1740亿元,上缴税金742亿元。 娃哈哈在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拥有81个生产基地和187家子公司。

产品涵盖包装饮用水、蛋白饮料、碳酸饮料、茶饮料、果蔬汁饮料、咖啡饮料、植物饮料、特殊用途饮料、罐头食品、乳制品、医药等十多个类别200多个品种。以及保健食品等,其中纯净水、AD钙奶、营养快线、八宝粥等为知名民族产品。

在这个庞大的帝国里,宗庆后始终是说实话的王者,彻底的舵手。

女儿宗馥莉曾形容父亲在娃哈哈的地位:“神一样的存在”。

2018年接受《环球人物》采访时,宗庆后直言:“人们说我拥有娃哈哈的一切权力,这是对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有点像这样。没有集权,就会有娃哈哈”。内耗太大,什么事都做不成。起来吧,这是时代造成的。”

一切都是宗庆后亲力亲为。 公司几乎所有重大市场决策都是他一个人做出的。 当他出差的时候,办公室每天晚上都会给他发几十份工作传真。 然后,他将使用电话发出指令或回签,并远程指挥公司。 各种事项。

为了减少内耗,宗庆后没有副手,生产、销售等方面的管理工作均由各部部长负责。 他以月会的形式直接控制着200多名核心管理人员。 我几乎每天工作超过16个小时,这一点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

“娃哈哈效率极高,因为娃哈哈所有重大事务都是宗总亲自决定的。” 在娃哈哈集团首任企划总监肖竹青看来,正是家长式的管理方式让娃哈哈高效。 他举例说,如果娃哈哈制定了分销政策,决策团队第一天就会下发文件,全国终端第二天就可以执行。 若终端有反馈,可在第三天对原文件进行推翻、完善、修改。 他告诉澎湃新闻,不仅是他,娃哈哈的效率也得到了很多员工的称赞。

42岁创业的宗庆后几乎在娃哈哈进入鼎盛时期就已步入晚年。 退休和继承问题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2004年,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留学归来,担任萧山二基地管委会副主任。 有媒体采访宗庆后,询问他何时退休。 他说,当他70岁的时候,他会“扶女儿上马”,“我可以放松一点”。

然而,70岁高龄的宗庆后仍在市场第一线为娃哈哈工作。 2015年,有关娃哈哈产品的各种传闻影响了运营,营收大幅缩水,从2014年的720亿元缩减至494亿元。

为了拯救自己,寻找第二条增长曲线,宗庆后近年来不断拓展自己的经营版图。 先后涉足童装、房地产、白酒、智能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私募股权投资等领域,但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 许多项目在两三年内就夭折了。

尽管如此,宗庆后这些年来从未选择退役,也从未放开握舵的手。 2023年,在央视财经《对话》节目中,他也表示,“我不应该退休,而是退居二线,让年轻人在前面冲锋,我在后面看着,我转身的时候”。误入歧途。想出一些想法。”

接管

松动发生在2018年。

2018年,宗馥莉加盟娃哈哈集团,担任品牌公关总监。 在外界看来,这是宗馥莉正式进入“接班人”模式的标志。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宗庆后的直接任命,而是宗馥莉主动的结果。 “其实,我爸并没有指定我,是我自愿去的。” 宗馥莉在节目中解释道,“我只是希望当我出去的时候,人们会告诉我,我发现你们的品牌变得更年轻了。”

今年,父女俩长期以来首次在社交平台上互动。 在微博停止更新两年多后,2018年11月22日,宗庆后转发娃哈哈官方微博,并配文:“谁动了我的营养快车”,并@zonfulili。

当时,娃哈哈改变了旗下大单品营养快线的外包装,推出了限量多彩版。 这是宗馥莉进入娃哈哈后的第一个重要项目。 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喜好,宗馥莉还推出了限量版彩妆。

加入娃哈哈集团后,宗馥莉把“复兴”作为自己最重要的任务。 为了贴近年轻人,宗馥莉取代了担任娃哈哈代言人20多年的王力宏,上任后又换上了年轻的许光汉。 在宗馥莉的带领下,娃哈哈推出了AD钙奶心月饼,与钟雪高推出了未成年人联名冰淇淋,与泡泡玛特推出了联名pH9.0汽水。 与此同时,娃哈哈进军电竞圈,与英雄联盟较量。 联赛 职业联赛(LPL)官方与战队合作。

但在管理风格和管理方法上,父女俩确实有很大不同。

宗馥莉曾称宗庆后是神一样的存在,娃哈哈创始人、董事长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享年79岁

从初中开始,她就去美国读书,直到大学毕业。 宗馥莉发展了一套西方的生活逻辑——直接、自我主张。 2016年,宗馥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毫不掩饰自己果断的一面。

在公司里,宗馥莉所信仰的东西几乎没有妥协的余地。与父亲推崇的企业“家庭文化”不同,她崇尚制度和效率。 早期,她的一些员工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被直接解雇,几乎没有什么“讲道理”的余地。 而宗庆后将悄悄地将被女儿解雇的娃哈哈集团优秀员工“收回”。

宗馥莉加入娃哈哈集团后,她的性格依然备受外界关注。 2019年,娃哈哈多名高管发生变动,引发外界猜测此次变动与宗馥莉有关。 不过,当时新上任的高管之中,宗馥莉并不在其中。 娃哈哈方面向澎湃新闻回应称,张益勇、杜剑英、黄敏珍已达到正常退休年龄,属于正常退休。

宗庆后的管理风格则完全不同。 “首先,宗庆后很有人情味,员工的个人利益与娃哈哈公司的利益紧密相连。” 肖竹青透露,娃哈哈有退休计划,在娃哈哈工作10年以上的员工一般不会被裁。 如果员工能力跟不上,就会被调到保卫部或者仓库等后勤部门。 在利益捆绑方面,娃哈哈设有由省区经理直接持股设立的子公司。

这种管理方式让员工与娃哈哈之间建立了深厚的联系。 肖竹清告诉记者,“达娃风波”期间,达能想方设法通过猎头挖走娃哈哈人,但“没有人被挖走”。

对于宗馥莉来说,与父亲宗庆后一起工作也不得不面对娃哈哈集团内部“家族文化”带来的“水土不服”。 第五届世界浙商大会上,宗馥莉就如何处理父女、领导与下属的关系向嘉宾请教,认为“特别难”。

在2018年录制的视频节目中,她描述了自己和父亲管理风格的差异:她更依赖团队,希望团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但她的父亲给予了更多的指示,其他人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就可以了。 只是执行力好而已。

不过,与早年几乎不滑的风格相比,此时的宗馥莉却柔和了很多。 在接受采访时,她曾表示自己变得“不那么凶猛了”。 同时,在与父亲合作的过程中,她承认自己在不涉及公司根本利益的问题上妥协较多。 2016年,一名员工透露,父女发生争执时,往往以宗庆伟让步而告终。

在外界的质疑声中,宗庆后逐渐退居二线,宗馥莉缓缓走上台。 2021年12月9日,娃哈哈集团在官网宣布人事变动。 宗馥莉出任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负责日常工作。 其父宗庆后仍担任集团董事长。 同样是2021年,娃哈哈业绩实现两位数增长,营收重回500亿元以上。

2022年,再次谈及女儿时,宗庆后表示,“我女儿比我优秀”。 虽然在管理风格上,“我比较宽容,女儿比较犀利”,他透露,“每年考核的时候他们都很听话。”

娃哈哈将走向何方?

事实上,近两年来,宗庆后一直在努力打造一个没有宗庆后也能健康成长的百年老店的娃哈哈。

2023年,在《对话》节目中,宗庆后再次谈到接班人问题并表示:“总要培养年轻人和接班人,我离开后,他还能继续让娃哈哈健康发展,成为百年企业”。 -老店。” “因为我自己没办法把它打造成百年老店。”

宗庆后透露,他正在逐步为交接做准备。 “为什么要进行流程改造、岗位责任制、修改完善规章制度?” 他说,“就是让每一个员工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做到什么程度、不能做什么、要承担什么责任,能得到什么样的奖励?”

然而,对于娃哈哈来说,接班也许不再是最重要的问题,而是如何找到新的方向。

从诞生至今,娃哈哈已经走过了30多年的历程。 在此过程中,娃哈哈作为行业龙头的优势逐渐丧失。 2001年,农夫山泉在瓶装水市场份额上超越娃哈哈,此后连续多年稳居行业第一。 其他赛道上,王老吉、加多宝、康师傅、伊利等品牌虎视眈眈,而元气森林等新品牌则以“0卡路里”、“0糖”等概念异军突起。 娃哈哈的声音反而被淹没了。

时至今日,提起娃哈哈,大多数人的印象仍然停留在营养快线和AD钙奶上。 很多人认为它的产品缺乏创新,不够年轻。 与此同时,农夫山泉凭借东方绿叶系列茶饮料突破饮料行业,在与娃哈哈的竞争中逐渐占据上风。

“娃哈哈一直在模仿食品饮料领域的先行者,寻求规模化生产,以成本优势超越领先者。” 肖竹青告诉澎湃新闻。 “比如瓶装纯净水、AD钙奶都是向乐百氏学习的,茶饮料也是向康师傅学习的。 营养快线正在向小阳和均瑶果奶学习。” 在他看来,娃哈哈与农夫山泉的竞争更像是“跟进与创新大师之间的竞争”。 这也导致娃哈哈在新产品的研发上似乎总是落后一步。

为了与时俱进,宗庆后和宗馥莉都做了很多尝试,但结果并不理想。 据媒体统计,娃哈哈近两三年已推出300多个新产品型号。 由于新品推出速度快,娃哈哈被业界戏称为“造娃”速度最快的公司。 不过,大部分新品基本都逃不过光速下线的命运,新的大单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父女俩明显感觉到市场竞争正在加剧。 一点点宣传就能引起轰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娃哈哈早期的成功将难以复制。

在直播带货、社交电商等新业态冲击下,早年帮助宗庆后快速建立娃哈哈商业帝国的“联合销售机构”也受到质疑。 当老朋友董明珠等人开启直播模式带货时,宗庆后仍然犹豫不决。

2020年5月29日,75岁的宗庆后终于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直播,两小时内送出了6万件价值360万元的中老年保健品。 不过,他仍然抵制别人将这场直播与“直播带货”联系起来,因为免费送是不同的。

宗庆后对于营销、新产品研发都有自己的看法。 他始终认为,流量带来的人气只是暂时的。 “光炒作是没有用的,最根本的是你的产品质量可靠。” 谈到新产品的推出,他认为应该集中精力推出一两款,然后继续推出。 其他。

但在疫情压力下,宗庆后仍然选择拥抱电商。 2020年,娃哈哈宣布一口气上线四大自建电商平台:保健品电商品牌康力、食品饮料电商渠道、跨境电商平台、哈宝交流平台与消费者。

根据《中国浙商500强》榜单,娃哈哈2020年营收439.8亿元,2021年营收519.15亿元,同比增长18.04%。 娃哈哈2022年营收下降约7亿元至512.02亿元。

不久前,娃哈哈刚刚完成了近段时间最成功的营销活动——春晚。 出现在春晚观众手中的AD钙奶成功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忆,让娃哈哈重新回到了公众关注的中心。

不过,娃哈哈仍然缺乏新的大单品。 随着饮料行业竞争加剧,健康业务还处于起步阶段,未来需要独自掌舵的宗馥莉,或许还得在黑暗中摸索娃哈哈未来的方向。

hhsa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1 1

客服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 9:30-22:00 QQ:670088886(点击咨询) 直奔主题,别问在不在,谢谢!

1 1

138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