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唐前传第二十九回:假行香罗成全, 破阵图杨林丧师

33次
2022-04-09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这三部书,虽然不是出自一人这手,内容也基本各自独立,但故事情节、人物关系上,也还是有脉络相连。一般读者读这类书,多半是为了看看故事,消遗解闷,都希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其来龙去脉有最完整的交待。这三部书合在一起印行,总名之曰《说唐合传》。

  《说唐演义全传》以瓦岗寨群雄的风云际会为中心,铺叙自秦彝托孤、隋文帝平陈统一南北起,到唐李渊削平群雄、太宗登极称帝止的一段故事。它以相当篇幅揭露了隋炀帝荒淫无道,大兴徭役,宇文氏恃宠骄横,残暴凶狠,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而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矛盾,又加剧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之势,致使全国各地爆发了反隋起义。书中着力塑造了一群瓦岗寨起义英雄的形象,这些人中既有来自下层的城市贫民、捕差马夫,又有身据要津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也有浪迹江湖的豪杰义士、绿林好汉。这些人物聚集在反隋的旗帜下,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隋末起义队伍广泛的社会基础。而李世民则是作品中歌颂的“真命天子”,在他身上寄寓着“仁政”的理想,对他归顺与否是群雄成败的根本条件,也是作者评定褒贬的基本标准。这使作品中表现出浓厚的封建正统观念和宿命论色彩。

说唐前传第二十九回:假行香罗成全, 破阵图杨林丧师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1张

  第二十九回 假行香罗成全义 破阵图杨林丧师

  杨道源回到营中,杨林见他颜色不平,两个眼乌珠,滴溜溜不胜怒气的形状,便问道:“王儿为何如此?”道源道:“嗳,父王不要说起,真活活气死!”杨林道:“为何呢?”道源就把伯当的言语,一一述了一遍,并道:“如今臣儿放他出营,叫他请来。”杨林闻言,气得眼珠突出,银须倒竖,叫道:“好儿子,放得好,这厮焉敢无礼,辱没孤家!待他到来,看他是怎么样!”

  不表杨林营中生气,再说王伯当出了隋营,竟往燕山而来。不一日,到了燕山,入城寻个下处歇了,问店主人道:“罗元帅公子,可在府中么?”店主人道:“罗公子不在府中。”伯当道:“他到哪里去了?”店主人道:“因边外突厥,兴兵犯边关,罗元帅令公子带领兵马,出征去了。”伯当道:“可晓得几时回来?”店主人道:“早间闻公人说,罗公子破番兵,明日就回来了。”伯当大喜,就在店中宿了。

  到了次日,早饭后伯当出城,到一个僻静处等候。到了下午,忽见有几个敲鼓锣的过去,少时,又见一队队的兵过去。将次过完,却见罗成有四五个家将跟随在后面,按辔而来。伯当唿哨一声,罗成早看见是伯当,即吩咐家将先行,自己跳下马来,与伯当施礼。罗成道:“你们反了山东,今日因何到此?”伯当道:“我们反了山东,秦大哥反出潼关,取了金堤,得了瓦岗。令舅母亦在瓦岗;众人奉程咬金为主。今被杨林摆了一字长蛇阵,围困瓦岗。弟奉徐茂公之令,来请罗贤弟,故尔到此。”怀中取书,付与罗成。罗成拆开一看道:“兄且在下处坐着,待我回去与母亲商量,设个计较。若能脱身,弟自差人来知会兄。”遂别伯当,上马入城,回至帅府缴了令,罗公自去赏军。

  罗成入后堂来见母亲,行礼毕,罗成道:“母亲,好笑得紧,秦叔宝表兄,立程咬金在瓦岗寨为王。舅母也在那边。今被杨林围困,写书来请孩儿去救他。母亲,你道好笑不好笑?”老夫人道:“书在哪里?”罗成便从怀中取出,老夫人接过一看,不觉堕下泪来,叫声:“我儿,你母亲面上,只有这点骨血。杨林杀你母舅,仇还未报,今又要害你表兄,一有差错,秦氏一脉休矣!儿呵,必须设个法儿,去救他才好。”罗成道:“只怕爹爹得知,不大稳便。儿有一计,少停爹爹进来,母亲可如此如此,爹爹一定允的,孩儿便好前去。”夫人依允,把这封书烧毁了。

说唐前传第二十九回:假行香罗成全, 破阵图杨林丧师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2张

  少时,只听云板一响,夫人便大哭起来。罗公进来见了,十分惊骇,忙问道:“夫人却是为何?”夫人道:“我当初怀孕的时节,曾许武当山香愿,日远事忙,至今未曾了得。昨日晚间,梦见神圣震怒,要伤我儿,故此啼哭。”罗公道:“夫人既有此兆,作速差人前去,还此香愿便了。”夫人道:“这香愿原是为孩儿许的,须待孩儿自去方妙。”罗公依允,令罗安打点香烛祭品,明日动身前去。罗成悄悄吩咐罗安,去通知王伯当,叫他去城外僻静处相等,罗安领命自去知会。

  次日天明,罗成收拾盔甲器械,暗暗叫罗安拿去,寄在中军厅。然后别了父母,带罗安、罗春一同起身,到中军厅,取了盔甲器械,吩咐罗安、罗春在朋友处借住,等他回来,进帅府复命,不可泄漏。自己一马奔出城来。伯当在前相等,二人拍马,连夜兼行。不一日,来到瓦岗,果见许多人马,团 团 围住。罗成叫声:“伯当兄,我今杀入阵去,你可乘势入城去知会。”怕当依允,罗成遂纵马冲入阵内,大道:“隋兵让开路,俺秦叔银来了。”隋兵听了,齐说:“不好了,要挖老大王眼珠的来了。”大家把箭射来,罗成把槍一撵,那射来的箭,都叮叮当当落在地下。被罗成哄一声响,冲进营盘,直冲得一路兵东倒西歪,死者不计其数。杨林闻报,同众将一齐上马,先是杨道源一马杀来,被罗成抡槍栏开刀,喝声过来。将手勒住甲绦,提过马来,扯了双脚,哈喇一声响,撕为两半片,抛在地下。那徐茂公在城上看见尘土冲天,知是罗成已到,忙令众将大开城门,分头杀出,齐攻大寨。

  且说罗成在阵内,撕开杨道源,槍挑卢芳,锏打薛亮,十二太保被他杀了八个。杨林大怒,举囚龙棒劈面来迎,罗成使开槍,如银龙出水,猛虎离山。杨林道:“这是罗家槍法。”罗成道:“我哥哥秦叔宝学得罗家槍,难道我堂弟秦叔银,学不得罗家槍么?”遂提槍直刺,杨林举棍相迎,大战十余合。杨林只战得平手,却被瓦岗众好汉杀来,杨林心中一慌,被罗成耍的一槍,正中左腿,杨林几乎坠马,大叫一声,回马便走。罗成纵马赶来,隋兵降者二万余人,弃下粮草马匹军器,不计其数。追赶二十余里,鸣金收兵。罗成会见叔宝,诉说前事,雄信也撞见,彼此赔罪。罗成对叔宝道:“哥哥,弟今不敢入城见舅母,恐有泄漏。如今就要回去,可为我致意舅母。”叔宝道:“这个自然,我也不敢相留。”罗成遂别叔宝,连夜回燕山去了。

说唐前传第二十九回:假行香罗成全, 破阵图杨林丧师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3张

  当下叔宝等收兵入城,咬金问道:“罗成御弟呢?为何不来朝见?”叔宝道:“他瞒了父亲,私自走来,恐有泄漏,已回燕山去了。”咬金道:“前日孤家去召他的诏书,难道他不奉诏吗?”王伯当道:“臣路上遇见他的,因此不曾说起。”咬金道:“这也罢了!这次败了杨林,岂不是孤家之福星?王王兄,你可为孤家去金州取景陽钟。秦王兄,你可为孤家去雷州取龙凤鼓。”二人领旨,分头而去。

  且说杨林败去二十余里,收了残兵,再欲来打瓦岗,忽有圣旨到来,说:“海外离石湖刘留王,起兵来犯登州,令杨林回登州镇守,不可擅离。”杨林无奈,只得上本,保举潼关总兵魏文通,攻打瓦岗寨,自回登州镇守。那刘留王闻得杨林已回,亦收兵回去,若杨林一离登州,他又引兵复来,因此杨林不敢远离,按下不表。

  却说炀帝得了杨林本章,下旨魏文通领本部人马,攻打瓦岗,又差大将杨讷镇守潼关。魏文通点齐十万雄兵,杀奔瓦岗而来,离西门五十里下塞。徐茂公得报,不与交 兵,暗暗差齐国远、李如珪、金甲、童环、梁师徒、丁天庆,带一千人马出东门,转总路口等候。

  且说秦叔宝雷州取鼓回来,远远见有人马正在扎营,吩咐从人,将龙凤鼓藏在树林,自己一马冲来,大喝道:“何处人马?闪开让路!”魏文通方才下寨,见有人冲营,遂提刀上马出来。叔宝一见,有些胆寒道:“原来是你!文通见是叔宝,大喝道:“好强盗,前日被你走了,今日相逢,吃我一刀。”两人遂交 战十余合,叔宝力怯,回马就走。文通催马赶来,却逢王伯当金州取钟回来,看见魏文通追赶叔宝,伯当忙取弓箭,开弓射去,正中魏文通咽喉,翻身落马,叔宝取了首级。那十万兵见主将被杀,慌忙退去,被齐国远等拦住去路,大叫:“投降,免我诛戮。”十万大兵,尽弃刀降顺。众将收兵,齐回瓦岗。叔宝、伯当,一齐缴旨。咬金见射死魏文通,又得了十万兵马,十分快活,吩咐大摆御宴,吃酒贺功,不表。再说场帝闻报魏文通身死,十万兵尽降瓦岗,十分大惊,便问宇文化及如何是好。此时杨素出镇黎陽,因此兵权尽归化及。当下化及就保举兵部尚书、征戎大元帅、长平王邱瑞,大有将才,可当此任,必破瓦岗。炀帝依奏,召过邱瑞,封为兵马大元帅,领十五万雄兵,攻打瓦岗。炀帝又问:“谁敢为前部先锋?。化及次子宇文成龙道:“臣愿挂先锋印。”炀帝大喜,即封为正印先锋。化及欲待阻住,奈圣旨已下,无可奈何,退朝回府,埋怨成龙道:“你没有本事,如何挂先锋印?此去若有一失,性命难保。”即备一副厚礼,来见邱瑞说道:“愚男成龙,不自揣菲才,冒挂先锋之印。老夫因圣旨已下,难以违令,千岁若到瓦岗,乞相看一二,回兵之日,自当重报!”邱瑞道:“这事自当从命!”

  化及大喜,即叫家将把金银礼物送上。邱瑞正色道:“丞相若送金银,是以和心动邱瑞耳!本藩不敢领命。”化及见他色变,连忙道:“千岁既然不收,老夫不敢相强。”叫家将收回,辞别回府。邱瑞退入后堂,夫人与公子邱福迎接,邱瑞就把出征之事,说与夫人知道。夫人闻喜,暗暗悲伤,只得吩咐摆酒送行。次日五更,邱瑞点齐人马,三声炮响起行。未知此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