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唐前传第三十回:降瓦岗邱瑞中计,取金隄元庆扬威

26次
2022-04-09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这三部书,虽然不是出自一人这手,内容也基本各自独立,但故事情节、人物关系上,也还是有脉络相连。一般读者读这类书,多半是为了看看故事,消遗解闷,都希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其来龙去脉有最完整的交待。这三部书合在一起印行,总名之曰《说唐合传》。

  《说唐演义全传》以瓦岗寨群雄的风云际会为中心,铺叙自秦彝托孤、隋文帝平陈统一南北起,到唐李渊削平群雄、太宗登极称帝止的一段故事。它以相当篇幅揭露了隋炀帝荒淫无道,大兴徭役,宇文氏恃宠骄横,残暴凶狠,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而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矛盾,又加剧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之势,致使全国各地爆发了反隋起义。书中着力塑造了一群瓦岗寨起义英雄的形象,这些人中既有来自下层的城市贫民、捕差马夫,又有身据要津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也有浪迹江湖的豪杰义士、绿林好汉。这些人物聚集在反隋的旗帜下,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隋末起义队伍广泛的社会基础。而李世民则是作品中歌颂的“真命天子”,在他身上寄寓着“仁政”的理想,对他归顺与否是群雄成败的根本条件,也是作者评定褒贬的基本标准。这使作品中表现出浓厚的封建正统观念和宿命论色彩。

说唐前传第三十回:降瓦岗邱瑞中计,取金隄元庆扬威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1张

  第三十回 降瓦岗邱瑞中计 取金隄元庆扬威

  邱瑞领了军马,一路浩浩荡荡,来至瓦岗,放炮安营。探子飞报入朝说:“兵部尚书邱瑞,领兵十万,在城外安营。”咬金忙问茂公,有何妙计。茂公道:“臣有一计,包管十余万雄兵,不出两月,尽降主公。”话未尽,又有探子报道。”启上大王,隋兵先锋宇文成龙在外讨战。”茂公叫单雄信出兵,许败不许胜,雄信得令上马而去。

  咬金道:“出兵要胜,如何反说要败?”茂公道:“兵机不可预泄,到后自然明白。”那单雄信出城,与成龙战了十余合,若说这样将官,不消一二合,就可擒来。雄信因奉军师将令,虚闪一槊,回马败入城去。成龙纵马赶来,又抵关讨战,次后又令秦叔宝出来,又败。再遣齐国远、李如珪、金甲、童环前去,个个败回。一日连败十五员大将,打得胜鼓回营。邱瑞大喜,摆酒赏功,遂写书一封,差官上长安报捷。

  次日宇文成龙又抵关讨战,瓦岗诸将坚守不出。成龙令军士大骂,城中只是不出。一连半个月,不见有一点动静。成龙那一日到关大骂讨战,茂公令叔宝出战:“只三合内,可把他生擒来。”叔宝得令,上马出城,与成龙战无三合,拦开刀,把成龙擒过马来,拿入城去。小军飞报入营说:“先锋被他擒去了!”邱瑞闻报大惊,下令紧守营门,不可出战。

  叔宝把成龙拿入城中,茂公吩咐斩了首级,石灰拌了。茂公早已造下一个夹底的竹箱,把头放在箱底下,前日有邱瑞的战书,叫魏征照笔迹写了一封,叫王伯当带了五十个人并竹箱与许多行头,包在袱内,吩咐如此如此,不可泄漏。伯当领命,与五十人到夜间,悄悄出城,从别路竟奔长安而来。

  及到长安,伯当只叫一人取了竹箱,叫余人在兵部衙门左边相等,自与那拿竹箱的,竟往宇文丞相府来。到了府门,伯当上前道:“众位哥们,相爷可在府中么?”门上的道:“相爷在朝未回,你是哪里来的?”伯当道:“我是瓦岗营中邱老爷差来,有书一封,竹箱一个,送与相爷。既相爷不在府,书信与竹箱,都放在此。我往别处去了。相爷到后,再来讨回书。”说罢,就将书信与竹箱,递与门上人,自与随来的这个人,竟往兵部府门后边,一条僻静巷内去了,那五十人正在内边相等。

说唐前传第三十回:降瓦岗邱瑞中计,取金隄元庆扬威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2张

  伯当打开包袱,取出行头,个个打扮起来,把囚车装好了,竟往邱瑞府中。一声:圣旨下。夫人与邱福出来接旨,便开读道:“邱瑞无故伤杀大将,把家属拿下。”众人动手拿了,齐囚入囚笼,赶散众人,将拿来的布包,把囚的人都包了头。出了府门,把一张假封皮,贴在门上,飞奔出城,往瓦岗去了。再说宇文化及回府,家将禀道:“方才有邱老爷差官,把书一封,竹箱一个,送与老爷,停一会要来讨回书。”化及先打开竹箱一看,却是空的。细看底下,又有一个屉儿,抽出一看,见是一个人头,不觉吃了一惊。仔细看来,原来是自己儿子的头,忙把那封书拆开一看,却说:“你儿子恃功,不把我元帅放在眼内,屡次违我军令,今已把他斩首,特此告知。”化及看罢,大哭大骂:“邱瑞老贼,我子与你何仇,把他斩首?”即入朝把邱瑞的书,并儿子的头,与炀帝看。炀帝大怒,即着锦衣卫去拿邱瑞家属。锦衣卫领旨出朝,来到兵部衙门,见门上贴上封皮,细细问了居民,即复旨道:“据附近居民说,早上有校尉到府,把家属尽行拿去了。”杨帝闻言大惊道:“联却不曾有什么旨意。”化及跌足道:“这是邱瑞降了瓦岗,暗暗差人盗取家眷去了!圣上如今事不宜迟,可差官前去,若邱瑞还未曾降,可赐他三般朝典,令其自尽。”场帝即差官一员,校尉四名,飞奔瓦岗行事,此话不表。

  且说王伯当赚取邱瑞家小,到了瓦岗,茂公吩咐收拾房屋,好好安顿。遂令叔宝出城讨战,叔宝得令,领军放炮出城。邱瑞闻报,就令大小官将,摆齐队伍出城。两军相对,叔宝横槍在手,欠身说道:“将军在上,小将秦琼,甲胄在身,不能全礼,马上打拱了。”邱瑞连忙回礼,叫声:“秦将军,老夫闻你是个英雄,为何做这反贼勾当,岂不可惜?不如下马投降,本藩也不计你从前之过,保你做个将官。你意下如何?”叔宝道:“将军但知其一,不知其二。当今皇上无道,杀害忠良,英雄并起,料来气数不久。我瓦岗寨混世魔王,有仁有义,赏罚分明,将军不如降顺瓦岗,亦不失为王侯之位。将军意下如何?”

  邱瑞大怒道:“好匹夫,焉敢来说本藩,看家伙吧。”遂把双鞭打来,叔宝把槍一架,大战四十余合,不分胜负。邱瑞暗想:“叔宝本事高强,不如用独门鞭打死他。”遂把双鞭并为一条,打将下来。叔宝将槍往上一架,就趁此把槍往后一拖。邱瑞的马拖近,叔宝双手扯住了邱瑞甲带,要提过马来。此时邱瑞见叔宝扯住甲带,心中慌了,却将鞭放下,一把扯住了叔宝的头。叔宝把带一扯,说声:“过来!”邱瑞也把头盔一捧,说声:“过来!”两下一扯,一齐跌下马来。又是你一扯,我一扯,叔宝扯断了邱瑞甲带,邱端扯落了叔宝盔缨。大家不好看相,各自收兵。

  邱瑞回营,换了战袍,忽报长安家人邱天宝到。邱瑞叫他进来,天宝入营,哭拜于地,邱瑞忙问其故。天宝细述前事,邱瑞大惊道:“宇文成龙是瓦岗拿去,那有此事?”外边又报公子到来,邱瑞一发疑心。邱福来到营中,拜了父亲,那邱瑞忙问道:“你已被拿,缘何到此?”邱福道:“此乃瓦岗徐茂公之计,要爹爹归降,如今家属俱已赚在瓦岗城中,叫孩儿来奉请。”邱瑞闻言,急得七窍生烟,一些主意全无。又见传报说:“天使到。”邱瑞接了圣旨,差官开读道:“邱瑞欲顺瓦岗,故杀大将,速令自尽!”旨未读完,邱福大怒,一刀砍了天使。邱瑞大惊,邱福道:“爹爹,这样昏君,保他何益?今瓦岗混世魔王,十分仁德,不如归顺了吧!”邱瑞长叹一声,吩咐邱福先去通报,即便收拾十五万人马,归降瓦岗。咬金率领众将,迎接入城,设宴庆贺不表。

说唐前传第三十回:降瓦岗邱瑞中计,取金隄元庆扬威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3张

  再说隋朝天使的校尉逃回长安,飞报入朝。炀帝大怒,问谁敢领兵再打瓦岗,宇文化及道:“若非上将,焉能取胜?今有山马关总兵裴仁基,他有三子:长元绍、次元福、三元庆。这元庆虽只十二岁,他用的两柄锤,却有五升斗大,重三百斤,从未遇过敌手。圣上可差官召他来。封他为元帅,他若提兵前去,必破瓦岗矣。”炀帝大喜,即差官星夜往山马关,宣召裴仁基。

  差官飞马到关,裴仁基父子接了旨,即时起行。来到长安午门外,问圣上何在,黄门官道:“圣上同国丈在紫微殿下棋。”裴仁其见说,率三子到紫微殿,果然炀帝与张大宾,对坐下棋。裴仁基与三子俯伏于地,说道:“臣山马关总兵裴仁基父子朝见,愿我皇万岁!”炀帝一心下棋哪里听得?仁基再宣一遍,又不曾听得。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不见动静。裴元庆大怒,立起身来,走上前,一把扯住张大宾举起来。炀帝吃了一惊,忙问道:“这是何人?”裴仁基道:“是臣三子裴元庆,因见国丈与圣上下棋,分了圣心,不理臣等,故放肆如此。”炀帝道:“原来是卿,朕实不知,快放下来!”此时国丈肚子被住喊痛得紧,大叫:“将军放手!”元庆又闻圣旨说:“快放下他!”竟把他一抛,跌在地下,皮都抓下了一大块。炀帝看元庆年纪不大,又如此勇猛,心中大喜,便叫:“裴爱卿,朕封卿为元帅,卿子为先锋,兴兵征讨瓦岗,得胜回来,另行升赏。”又道:“朕欲封一位监察行军使,以观卿父子出兵。不知何人可去?”张大宾道:“臣愿往。”炀帝大喜,就封大宾为行兵都指挥,天下都招讨。四人谢恩而出。

  那大宾怀恨在心,思想要害他父子,遂点起十万雄兵,克日兴师,离了长安。张大宾下令:先取金隄关,然后攻打瓦岗,以此兵到金隄关下寨。张大宾吩咐裴元庆道:“限你今日要取金隄关,若取不得关,休想回来见我!”元庆心中想道:“呀,是了,我晓得张大宾记恨我提他之仇,今欲害我父子了!咳,张大宾,你若识时务便罢,若不识时务,我父子一齐降瓦岗,看你怎生奈何我?”吩咐带过马来,那匹马竟像老虎,不十分高大。元庆拿两柄铁锤,飞身上马,跑到关前讨战。

  守关将官乃贾闰甫、柳周臣,得了报,即上马领兵,出关交 战。二人一看裴元庆年纪甚小,手中拿斗大两柄铁锤,心中奇异,喝问道:“来将何名?你手中的锤敢是木头的?”元庆道:“我乃山马关总兵裴仁基三子裴元庆便是。我这两柄锤,只要上阵打人,你管我是木头的不是?”贾柳二人大笑,把刀一齐砍下。元庆把两柄锤轻轻往上一架,贾柳二人的刀,一齐都震断了,二人虎口也震开了,只得叫声:“好厉害!”回马就走。元庆一马赶来,二人方过吊桥,元庆也到桥上。城上军士认了自家主将,不敢放箭,倒被元庆冲入城来。贾柳二人,只得奔向瓦岗去了。张大宾领兵入金隄关,遂向瓦岗而来。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