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离婚诉讼

民法典及司法解释对婚姻影响

在新法规已经实施的背景下,我们的生活当中会有哪些新的变化?是否会造成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法律后果呢?结合法律法规及实务经验,简要归纳如下:

一、疾病不再阻碍缔结婚姻,结婚更强调自由选择                     

《婚姻法》规定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未治愈的为婚姻无效事由,但在现实生活中,结婚当事人往往能够在一定限度内容忍因疾病造成的婚姻生活之负面影响。一些疾病也随着医学进步变得可被治愈,对此法律与时俱进,倾向于保障婚姻缔结的自由权,仅在一方故意隐瞒疾病的情况下,赋予被隐瞒的一方撤销婚姻的权利。那么,隐瞒什么样的疾病才会导致婚姻可被撤销呢?

婚姻的本质是为了夫妻间更好的共同生活,繁衍后代。当隐瞒了可能对配偶一方的身体、精神造成伤害的疾病或者不利于后代儿童健康的疾病,如传染病,精神病,以及明知患有不育的疾病等,被隐瞒的一方有权维护自身权益,以《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为依据,提出撤销婚姻的请求。

《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

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

二、子女有权提起亲子关系确认之诉,保障非婚生子女权益        

亲子关系的确认或者否认都会延伸出一系列的法律后果,如财产关系上抚养、继承等权利义务的产生和消灭。对于人身关系而言,更是可能影响着家庭和睦和社会的稳定。民法典把确认亲子之诉写入婚姻家庭篇中,是从保障儿童利益角度出发,尤其是给予了非婚生子女向法院提起亲子关系确认之诉的权利(尚处于限制行为能力的年幼子女可由其父母一方或者监护人代理提起),保障了他们的权益。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三条

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父或者母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认亲子关系。

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亲子关系。

三、离婚门槛提高,离婚登记采用30+30模式                        

以往离婚登记只要双方一致同意去民政部门申领离婚证,当日即可办理成功。但民法典增加了自愿登记离婚所需的时间,即采用30+30的模式来限制申请离婚的行为。民法典的这项规定虽重视家庭稳定以及社会稳定,但使得离婚的难度上升,也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该规定对于冲动离婚、假离婚真购房假离婚真逃债等行为确实进行了遏制,但仍无法避免夫妻一方借此拖延离婚时间,转隐财产,恶意挥霍增加债务,或是发生进一步侵害另一方的行为。为此在此期间夫妻双方对于共同财产的使用更应该进一步详细了解,此期间的有关离婚协议的制定也显得更为重要。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七条

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四、扩大夫妻共同财产范围,新增加劳务报酬、投资收益两项     

在就业多元化的当下,不少人会通过业余工作、经商、提供临时的劳务获得更丰厚的报酬,或是主动投资保值,由夫妻共同或者单方进行理财投资等,故民法典在《婚姻法》原有的工资、奖金基础上,把劳务报酬和投资收益纳入到共同财产进来,彰显了法律的与时俱进。当然婚前个人财产的孳息(如产生存款利息等)和自然增值(如房产、黄金价值增加等)仍是例外,依然属于个人财产。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为夫妻的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劳务报酬;

(二)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者受赠的财产,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五、吸纳婚姻法司法解释之规定,关于共同债务的界定正式立法  

之前的婚姻法相关解释对于共同债务的界定做了不少释明,此次民法典吸纳前述司法解释,正式立法规定了共同债务的情形,如夫妻共同签名、夫妻一方事后追认,以及债务用于家庭日常生活等界定标准。该条款有利于防止夫妻一方串通第三人恶意制造债务损害夫妻另外一方的权益,但无形中也加重了第三方债权人的举证责任。建议债权人出借资金时尽量做到要求债务人夫妻“共债共签”或者要求配偶一方提供担保等来保障自身权益的实现。

这里我们不妨延伸探讨,若是夫妻一方造成的侵权债务,如过失致人受伤等,是否要作为共同债务共同承担呢?一般情况下实务中还是以共同财产来偿还侵权债务的,但如果是夫妻关系恶化、处于分居、涉及离婚诉讼等情况,是否仍要共同财产来偿还一方的侵权之债,还有待民法典实施后的诉讼实践来进一步明确。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

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六、两次诉讼离婚必判离婚,离婚判决具备可预期性                

《民法典》明确规定判决不离婚后,夫妻双方又分居满一年,再次提起离婚诉讼应当准予离婚。这条规定解决了数判不离的情形,但需要说明的是,《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不予判决离婚的情形,即“在没有新的事实情况下,需六个月后才可以再次提起离婚诉讼”属于程序法事项,与民法典这实体法新规并不冲突。简单来说判决不离婚后又分居一年来提起诉讼,必判离婚,但判决六个月后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并不绝对判离婚。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九条

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

七、家暴不再要求造成伤害后果,扩大离婚损害赔偿范围          

《民法典婚姻家庭篇解释一》对家庭暴力采用《反家庭暴力法》的定义,重点强调有实施暴力的行为,至于是否造成伤害后果不算在内。也就是说只看加害方造成了危险与否,但不要求必然产生伤害结果。因此只要夫妻中的加害方实施了暴力行为,受害方向法院提供有关证据后,就有权主张离婚损害赔偿。

此外在离婚损害赔偿规定中还把有其他重大过错作为兜底条款,扩大了离婚损害赔偿的范围。

《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重婚;

(二)与他人同居;

(三)实施家庭暴力;

(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

(五)有其他重大过错。
民法典及司法解释对婚姻影响

八、离婚财产处置原则增设照顾无过错方,保护无过错方权益     

《民法典》在原有的照顾子女、女方的原则下,增加了照顾无过错方、优良家风的原则。一般夫妻共同财产平等分割时,要遵循照顾子女原则,对于抚养子女的一方,适当多分财产;若女方承担了生育,家务劳动,在财产分配时也可给与女方一定的倾斜;而对于存在过错的一方原则是少分共同财产,无过错方多分财产。

《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七条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按照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三条

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

九、夫妻协议重要性提升,涉身份协议适用民法典合同篇          

已废止的《合同法》明确规定不适用于婚姻收养监护等涉身份协议,但民法典正式确认涉及身份协议诸如夫妻协议适用民法典合同篇。因此夫妻之间约定的协议的效力和重要性大大提升。夫妻如签订有关离婚协议、离婚财产分割、子女抚养、忠诚协议、财产约定等协议,若一方事后反悔认为签订协议是冲动或者胁迫,提出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的,这种抗辩被法院支持、认可的难度将会大大提升。

而夫妻双方之间签订的前述相关协议以及同居双方签订的涉抚养非婚生子女的协议,哪些内容能被支持,还需在接下来的法律实务中和时间去实践检验,也期待权威法规或解释进一步释明归纳。

《民法典》第四百六十四条 合同是民事主体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的协议。

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适用有关该身份关系的法律规定;没有规定的,可以根据其性质参照适用本编规定。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黄石离婚律师是专业的法律咨询平台https://www.ipzc.cn/,如您有任何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致电律师。

关于作者: 黄石离婚律师

黄石离婚律师团队一直致力于婚姻家事纠纷领域执业多年,专注于协议离婚、诉讼离婚、财产分割、股权分割、房产分割、子女抚养等法律服务.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