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庄公是个怎样的国君?后世对他的评价如何?

49次
2022-04-06

  郑庄公(前757年-前701年),姬姓,郑氏,名寤生,周代郑国第三位国君,在位共43年,春秋初期政治家,史称“郑庄公”。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郑武公二十七年(前744年),郑武公病逝,太子寤生继承君位。郑庄公二十二年(前722年),郑庄公平定胞弟叔段的叛乱,消弭了国家内患。之后十余年间,郑国与宋国、卫国等国之间互有征伐。郑庄公三十七年(前707年),周桓王率军攻打郑国,郑庄公领兵与之战于繻葛,成功自保的同时使周天子威信扫地,史称“繻葛之战”。郑庄公四十三年(前701年)五月七日,郑庄公去世,享年五十七岁,谥号为“庄”,故史称“郑庄公”。

  人物评价

  春秋时期左丘明:①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左传·隐公元年》) ②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可谓正矣。以王命讨不庭,不贪其土以劳王爵,正之体也。”(《左传·隐公十年》) ③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有礼。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左传·隐公十一年》) [25-26]

  战国时期公羊高:克之者何?杀之也。杀之则曷为谓之克?大郑伯之恶也。曷为大郑伯之恶?母欲立之,己杀之,如勿与而已矣。(《公羊传》)

郑庄公是个怎样的国君?后世对他的评价如何?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1张

  东汉杨震:郑严公(郑庄公)从母氏之欲,恣骄弟之情,几至危国,然后加讨,《春秋》贬之,以为失教。(《后汉书·卷五十四·杨震列传第四十四》)

  吐谷浑钟恶地:昔郑庄公、秦昭王以一弟之宠,宗祀几倾。(《晋书·卷九十七·列传第六十七》)

  南宋吕祖谦:钓者负鱼,鱼何负于钓?猎者负兽,兽何负于猎?庄公负叔段,叔段何负于庄公?且为钩饵以诱鱼者,钓也;为陷阱以诱兽者,猎也。不责钓者,而责鱼之吞饵;不责猎者,而责兽之投穿;天下宁有是耶?(《东莱博议·郑庄公共叔段(隐公元年)》)

  南宋洪迈:《左传》载诸国事,于第一卷首书郑庄公,自后纪其所行尤详,仍每事必有君子一说,唯诅射颍考叔,以为失政刑,此外率称其善。札氏注文,又从而奖与之。案,庄公为周卿士,以平王贰于虢,而取王子为质,以桓王畀虢公政,而取温之麦,取成周之禾。以王夺不使知政,忿而不朝,拒天子之师,射王中肩。谓天子不能复巡守,以泰山之祊易许田。不胜其母,以害其弟,至有城颍及泉之誓。是其事君、事亲可谓乱臣贼子者矣!而曾无一语以贬之。书姜氏为母子如初,杜注云:“公虽失之于初,而孝心不忘,故考叔感而通之。”书郑伯以齐人朝王曰:“礼也。”杜云:“庄公不以虢公得政而背王,故礼之。”书息侯伐郑曰:“不度德。”杜云:“郑庄贤。”书取郜与防归于鲁曰:“可谓正矣。以王命讨不庭,不贪其土,以劳王爵。”书使许叔居许东偏曰:“于是乎有礼,度德而处,量力而行,相时而动,可谓知礼。”书周、郑交恶曰:“信不南中,质无益也。”是乃以天子诸侯混为一区,无复有上下等威之辨。射王之夜,使祭足劳王,杜云:“郑志在苟免,王讨之非也。”此段尤为悖理。唯公羊子于克段于鄢之下,书曰“大郑伯之恶”,为得之。(《容斋随笔·卷六·郑庄公》)

郑庄公是个怎样的国君?后世对他的评价如何?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2张

  南宋黄榦:郑庄公无孝友之诚心,又不明于予夺之大义,故勉强以徇其母,而处心积虑以杀其弟也。使其有孝友之诚心,而又明于予夺之大义,则必能委曲顺承而区处得宜,如舜之于象也。(《读〈左氏〉传杂说三条》)

  南宋黄震:郑庄公伐周,射王中肩,春秋初第一罪人,而左氏反第一以为贤,可怪也。(《黄氏日抄·卷三十一》)

  明代刘基:假王命以逞其私忿,抗王威以肆其不,臣甚矣郑庄公之不道也!(《春秋明经·齐人郑人入郕蔡人卫人陈人从王伐郑》)

  明末清初马骕:城颍以寘母,黄泉而誓之,郑伯之人道绝矣。(《绎史》)

  清代汤鹏:周之天下,犬戎桡之,始皇亡之;而繻葛一战,则君臣之义,郑伯先废之矣。(《浮邱子·卷九·原宗》)

郑庄公是个怎样的国君?后世对他的评价如何?_https://www.ipzc.cn_历史人物_第3张

  清代高士奇:郑庄公,春秋诸侯中枭雄之姿也。其阴谋忮忍,先自翦弟始,而后上及于王,下及于四邻与国。夫兄弟一本,天属最亲,而养骄长恶,以行其芟夷之计。及泉誓母,敢施于所生,况他人乎?自是雄心弗戢,修廪延之郄,则伐卫;报东门之役,则侵卫;为邾人释取田之憾,则伐宋;忿请成之弗许,则侵陈;假王命以兴师,则伐宋;兼三国之师,则取戴;托违命以虐小,则入郕;饰鬼神之不逞,则入许;怒周班之见后,则战郎。其他连衡植党,相从牲歃,难一二数,郑庄公亦一世之雄哉!然而不能崇固国本。内多宠嬖,三公子皆疑于君,致忽、突、子亹、子仪之际,争弑祸兴,国内大乱,则皆阴谋忮忍之所积有以取之,而后知天道之不诬也。(《左传纪事本末·卷四十一》)

  清代吴楚材、吴调侯:郑庄志欲杀弟,祭仲、子封诸臣,皆不能而知。“姜氏欲之,焉辟害”、“必自毙,子姑待之”、“将自及、“厚将崩”等语,分明是逆料其必至于此,故虽婉言直谏,一切不听。迨后乘时迅发,并及于母。是以兵机施于骨肉,真残忍之尤。幸良心忽现,又被考叔一番救正,得母子如初。(《古文观止》)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