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隐考上进士了吗 罗隐为什么考不上科举

9次
2022-07-22

下面是由趣味历史边肖为您带来的罗茵的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看下去。

记得小时候经常从大人口中听到“洛吟”这个名字,幼稚的天真让我不禁想:多少珍贵的记忆被岁月的风雨冲淡了?为什么一千多年前的古人还能赢得人们的口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语言和文学产生了兴趣。最后,我在《唐诗年谱》上读到一个关于罗隐的故事:晚唐时,令狐懋的儿子令狐中了进士,罗隐写了一首诗祝贺他。

灵鸾对儿子说:“我不喜欢你得了第一名,但我喜欢你得了罗公的一只耳朵。”凌轩是玄宗时的宰相,在位时间很长。她是一个杰出的人物。儿子中进士,当然是一件大事。从宫廷下来祝贺的人简直是座无虚席,从四面八方飞来的祝贺诗无疑是满满一箱。只看重了的尹,并说这让他比他的儿子钟进士更幸福。读者不禁好奇,罗隐是谁?是因为他的诗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艺术高度;还是因为他有朝野皆知的政治光环,特别引人注目?

罗隐考上进士了吗  罗隐为什么考不上科举_https://www.ipzc.cn_中国历史_第1张罗隐,字,忻城人。他说:“要年轻聪明,要擅长文学。笔有君。”温心的家被翻了个底朝天,人们一致认为他在散文创作上的成就甚至超过了诗歌。就是这样一个擅长诗文的大才子,却一直在进士考试中被评为孙山。虽然屡败屡战,但最后还是屡败屡战!有人说他“试了十次都没赢”。原因当然是黑暗腐败的国务。进士考试哪里来的人才,无非是皇帝说了算!

《唐诗年谱》中有这样的记载。庭审实录如下:昭宗看到罗隐的诗后,想和第一家族处理。当被问及皇帝的谗言时,他说,有首诗叫华清。该睡觉了。那位部长是谁?纪公公没说。从部长的话来看,“一般的部长怎么可能不受欺负?”有可能是罗隐有意无意地嘲讽或嘲笑了这位大臣。于是怀恨在心,向赵宗晋献谗言,说罗隐谗言唐太宗李隆基,并引《华清诗》为例。

罗隐考上进士了吗  罗隐为什么考不上科举_https://www.ipzc.cn_中国历史_第2张其实从这首诗可以看出,和明成祖有关的事情只有两件:一件是“好打”。这很奇怪;白居易洋洋洒洒的长诗不是诽谤。尹的只有三个字“好棒”算是诽谤吗?第二个是“杨”。众所周知,洛吟只是重复了前人诗人的诗句,洛吟的本意无非是用历代的故事来警醒后人。这有什么不好?况且,罗隐的诗也说明皇帝的道德比尧舜好。这分明是对前朝帝王的致敬。怎么能说是诽谤呢?这不是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罗隐这次进士考试的诗章,是昭宗非常欣赏的,原本是“想在第一等处理”的。

按照唐朝的科举制度,或许,罗隐本来就是一个新科状元!然而,随着大臣的几句谗言“此事就此作罢”,此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否定了。罗隐的政治前途就这样不明不白,浑浑噩噩,毁于一旦。试想,罗隐就算再考一百次,在中国还能有做学问的希望吗?由于在仕途上跨过了一道铁门槛,为了生存,他只能东奔西跑,给解珍幕府送饭。他一直都是那么有才,那么穷!黄巢起义爆发后,为避乱,他回到家乡。直到晚年,我去镇海为我们那个时代赚钱,终于做了钱塘令这样的小官。

罗隐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充满了帮助世界的雄心。他的名字很吸引人。他的原名是“恒”。晚唐已是风雨飘摇,愿“恒”空出世,“执大柄,定是非”;扭转颓势,帮助建筑倒塌。我知道从玄宗朝到诺宗朝,他虽然吃尽了夜行衣,忍受了千辛万苦,却永远不能为现在的世界所用。面对有心报效国家,却无力回天的现实,他只能感叹:“斯里兰卡,天地之间,不如意。于是改名为“阴”。

罗隐考上进士了吗  罗隐为什么考不上科举_https://www.ipzc.cn_中国历史_第3张从此“隐”在江湖,遁迹人间!也许是阴影下的自然平衡。“自古逃名者犹少”。进士刘赞对罗隐的评价真的很对!罗隐虽然不能在政坛上一展抱负,但他的诗却深受人民喜爱。鲁迅这样评价他:“诗歌也是对现实的讽刺。在口语中广泛使用,在民间广为流传。”罗隐讽刺诗的艺廊,真是百花齐放。这封信摘了几朵芳香的花来娱乐读者。按照古代的科考制度,“宫考”由皇帝亲自主持。谁敢明目张胆地说一个“不”字?但是,罗隐用“黄河”作比喻,暴露了它的弊端。

而读《黄河》,自古黄河连年浊水,而“阿胶”却能澄清浊水。诗人说,请不要把阿胶倾倒在黄河里,因为苍天为何使它如此浑浊,深意不明!言外之意不是说科举之所以黑暗肮脏,是最高统治者刻意安排的吗?然后第三句说,就像黄河之所以和银河相连,是因为它懂得弯曲;那么“聪明”的人应该明白:你想科举成功吗?要用不正当的手段,甚至不惜牺牲人格,来依附权贵!第四句说的是原因:因为黄河“刚出昆仑”,所以从源头上来说是浑浊的。

这就让人们明白了,科举考试从一开始就掌握在有权有势的人手里,他们在暗中操作!用“黄河不清”来比喻科举的黑暗与污秽,不仅形象具体,而且切中要害。讽刺,一针见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统治者抓不住把柄,骂得痛快,不露痕迹。这样的讽刺诗怎么能不让人满意呢?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