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中的朱元璋火烧庆功楼是什么样的 明朝朱元璋火烧庆功楼始末

10次
2022-07-18

我还不知道:朱元璋火烧共工楼的读者们,下面有趣的历史系列会给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然后继续读下去~朱元璋火烧共工楼是真是假?依据是什么?

在明太祖朱元璋传说中的种种“暴行”中,“火烧楼台庆功”是一个有鼻子有眼一直流传的故事。尤其是近代以来,这种“暴行”被层层加工,成了“烧府庆功”之类的地方戏。剧中的“残暴”桥段从此广为流传:战功卓著的曹国公李文忠,竟然因为得罪了朱元璋的妃子而被杀?还有大批文臣武将被朱元璋骗进“清宫楼”,然后烧死?侥幸逃脱的徐达也被朱元璋送了一只清蒸鹅,吃了之后被活活毒死?

历史中的朱元璋火烧庆功楼是什么样的  明朝朱元璋火烧庆功楼始末_https://www.ipzc.cn_历史秘闻_第1张如此悲情的一幕,也被称为朱元璋的“残忍”形象,在野史中是非常“高光”的。但到底是真是假呢?我们来看看“清宫楼”在哪里:据明代初学宋濂记载,当时南京只有一座“钟琴楼”,是朱元璋接见文臣武将的地方,但从未放火烧过。《燃烧的英雄》就更假了。

那么对比明朝的真实历史,朱元璋的“杀英雄”手段虽然在真实历史中很猛,但也持续了十几年,通过胡案和青玉案完成了清洗。一些涉案的“英雄”,如朱良祖,是因为腐败大案而落马,而另一些人,则多是卷入了胡案、蓝玉案,而不是被“骗到清宫楼”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害死的。

尤其是“火烧庆功楼”故事中几个伤人心的“受害者”,如被朱元璋宠爱的妻子陷害致死的李文忠,被朱元璋蒸鹅“毒死”的徐达,在现实历史中都有了很好的结局。死于“清宫楼”大火的耿秉文和国盈,在历史上活到文健在位,比朱元璋本人还硬。所以,一句话,“火烧楼庆功成”的凄厉场面,充其量是一个“精心编制”的故事。跟明朝的真实历史完全不相干。

不过,虽然与历史不符,但《火烧楼庆你的荣誉》中的很多情节都不是空洞。就“徐达吃蒸鹅”这一桥段而言,在明中叶的野史笔记中有广泛记载,如《剪灯闻野》、《龙行刺记》等。它的来源基本都是“野新闻”,“蒸鹅毒死人”这个东西本身就和医学不符。《史明录》和《史明录》中记载的徐达之死与野史中的说法也大相径庭。记录这部野史的清代学者易认为这是“道听途说,无稽之谈”,基本没有真实性。

历史中的朱元璋火烧庆功楼是什么样的  明朝朱元璋火烧庆功楼始末_https://www.ipzc.cn_历史秘闻_第2张这种记载朱元璋「暴行」的「明野史笔记」,真实性如何?就众所周知的“剪灯野新闻”而言,你可以看看其中记载的朱元璋的另一桩“暴行”——浙江书生徐一奎写文触怒朱元璋,一怒之下被朱元璋处死。这个典故也成了明代野史里广为流传的冤屈。但事实是什么呢?徐一奎的个人文集《诗风稿》写得很清楚:直到朱元璋死后的文健元年(1399年),人们都活得好好的,甚至还为故去的朋友写墓志铭...

被朱元璋杀了?不存在。

所以,即使到了明代,在明代学者眼中,这类“野史”中的“朱元璋暴行”可信度极低。明代学者王世贞对《剪灯野史》、《野史》、《龙兴慈记》等书的评价。“长大了不做知府,错了就说。”也就是说,这类书的作者往往在生活圈子里孤陋寡闻,辨别能力差,抓到什么谣言就写什么。这件事,被王世贞“吐槽”的《龙行词》作者王文禄也“承认”了。朱元璋写了一个“朱元璋肢解了常遇春的妻子”“给徐达蒸鹅”的典故。他在序言中也承认:这些事都是爷爷奶奶告诉我的,我也记不清楚了。能想到多少写多少...

可见《火烧公楼》故事的“料”基本就是这么不靠谱。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么不靠谱,那这类故事怎么从明朝开始就广为流传,以至于变成了“火烧公楼”的暴力场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得不从明朝中叶说起空之前发展起来的“文化出版业”了。

与前朝相比,明代的造纸业在空之前就已经发展起来,纸张的成本大大降低。明朝初期,国子监用的纸都要回收,浪费一张就是犯罪。明朝中期,一块麻布可以换2000张纸。印刷技术也在高速发展。正如欧洲传教士利玛窦所描述的,明代书籍的印刷速度极快,而且成本低,质量高。于是“大量图书以惊人的低价发行”,出版业一片繁荣。

历史中的朱元璋火烧庆功楼是什么样的  明朝朱元璋火烧庆功楼始末_https://www.ipzc.cn_历史秘闻_第3张因此,到了明代中后期,明代的图书出版业就成了“朝阳产业”。从国子监到地方政府,甚至寺庙、私人“书店”,无不深耕出版行业。仅《明刊通录》收录的“出版单位”就有近5000家。南京有近300种“刻书”。在明朝的公民阶层,任何人不读几本书都是可耻的。此外,自明代中期以来,民间文化在空之前的轻松自由,各种“猎奇”题材层出不穷。谁能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谁就意味着财源滚滚。

由此,明代“出版业”的恶性竞争也愈演愈烈。只要是“热门题材”,“盗版”“刻字”都是常事。各种关于朱元璋“暴行”的谣言从此有了市场。类似主题的书籍在市场上被印刷和再版。就连这一家的书刚卖出去,其他家的“再版”就火了。“谣言”的内容不断翻新,产生了各种版本。

同时,明代是一个“民间文化”高度发达的时代,宋元时期的“戏曲”、“话本”文化在明代有了长足的发展。就“花本”而言,宋代那些谈论“花本”的人,都已经过时了。从有钱人家的宴会厅到餐厅、游轮,到处都有“评书”表演场所,做到“俗中有俗”,即人见人爱。《明英烈》等明代“畅销书”是说书人最喜欢的题材。朱元璋与建国功臣的恩怨,自然是经过多次处理的。

到了清代,城市传统的“市民文化”依然火热,地方戏曲更是繁荣。清代地方调、剧种大量兴起,中国传统戏曲模式正式定型。与朱元璋有关的“野史题材”,自然是戏曲创作中的“热门素材”。《杀英雄》这样一部强大的“前朝神剧”,自然很受欢迎。于是经过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加工,这个与历史相差十万八千里的故事“情节成熟完整”,成了《火烧英雄楼》,脍炙人口。

其实类似的“遭遇”也有,比如宋代的“好战友”朱元璋,还有当年负责“杨之死”公案的名将潘美,也是拜了明清“杨家将题材”的爆款,成功“升级”为反派。就连他温柔贤惠的女儿也成了野史小说戏曲里的“汉奸”。相反,杀害杨业老英雄的真正凶手王诜在野史中却被“忽略”了。宋朝名臣庞吉,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但拜包公案爆炸所赐,也不幸被野史“黑化”,成为一个作恶多端的“庞太师”。

即使在皇宫里,和朱元璋有着同样“打贪官”一生的清朝雍正帝,也是在野史里被“抓”出来的。他“杀父”、“改遗诏”的传闻,为清末民国小说提供了各种鲜活的“创作素材”。就连正史中他的“过劳死”,也被野史中的吕四娘“黑”了无数次。连明朝嘉靖皇帝的事迹都“扛”到雍正身上——清末小说《梵天室集》里有一个神情节:“残暴”雍正作恶太多,结果睡觉时被几个太监捆住,活活勒死...

有了这些桥段,《民间野史》的脑洞真是让人佩服。当然,认真一点,就输了。

在“朱元璋是否烧了庆楼”的话题背后,抛开真实的历史恩怨,我们看到的是明清时期中国民间野史文化日益普及和繁荣的过程。这的确是马基雅维利式战争背后的另一个有趣的历史点。

参考资料:翁著《论清代地方戏剧的兴起对中国戏曲的振兴》、谢著《明代图书市场的初步探索》、著《明代通俗小说的传播模式》、秦著《朱元璋不杀英雄?《明清史》说“雍正之死之谜,看野史怎么说,佩服古人的想象力”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