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蝴蝶别名 玉蝴蝶和冰玉的区别

7次
2022-07-13

玉蝶看雨云破。

柳永[宋代]

看着雨和云,我静静地看着秋光。晚景凄凉,宋玉伤心。风轻了,苹果花老了,月露冷了,叶子黄了。发送情绪困扰。老朋友在哪里?烟水无边。

难忘,文艺接待,几个孤独的浪漫瞬间,还有变星霜。海阔山远,不知潇湘何处。读双言,难依远信,指黄昏,空知已归家。望向黑暗的另一边。当弘之声断,夕阳立。

翻译

玉蝴蝶别名  玉蝴蝶和冰玉的区别_https://www.ipzc.cn_中国历史_第1张

我静静地靠在吧台上,凝视着。雨停了,云散了,我看着秋天消失在地平线上。秋夜,景色萧瑟苍凉,真让人感叹宋玉的悲秋。当风轻轻吹过水面,白苹果花渐渐凋零,露水凝结在清凉的月亮上。梧桐树禁不住月夜的寒露,叶子枯黄。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感到孤独和悲伤。我的老朋友,我想知道你在哪里?我能看到的只有无尽的秋水和炊烟。

文人雅集,奢靡盛宴,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离别之后,我辜负了很多浪漫的时光,星辰变了,都是因为你我相隔遥远。海是那么遥远,山是那么遥远,我不知道我们何时何地相遇。让人觉得很痛苦,很迷茫。想要成双成对飞走的燕子,几乎不能依靠它给老朋友传递信息;期待故人故友归来,指着苍茫的天空,辨认着归来的船只,谁知全千帆都不是,还虚妄空等希望。我默默的站着,朦胧的看着对方,只看到夕阳已经远去,天空中还飘着孤雁的哀鸣。

做出赞赏的评论

这首抒情诗以抒情为主,集写景与叙事、追忆与惜人、去留、时间与空于一体,成为一个无缝的艺术整体,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玉蝴蝶别名  玉蝴蝶和冰玉的区别_https://www.ipzc.cn_中国历史_第2张

“望雨聚云破关”是你写的时候能看到的场景。可以在远处的地平线上看到风云变幻的痕迹,让清秋的景象显得更加宽敞。“静静的靠着隔膜”这个词,形容的是你一个人看远方时的忧虑。这种感受,便落脚在《守望秋光》上。《静静》,一副悲伤的样子。面对黄昏,小的景色自然会引起悲秋的感觉,想起千古悲秋之祖宋玉来。“晚景凄凉,宋玉伤心”,后面是上一篇,总结了这种感觉。宋玉的悲秋情怀和人生体验感受,便涌向了柳永的内心,引起了他的共鸣。他忍住万千思绪,由远及近,挑选出最能代表秋景特征的东西,进行详细的描绘。“风轻了,苹果花老了,月露冷了,凤凰叶飘黄了”似乎是一幅用近景镜头拍出来的很有诗意的画面:只见秋风轻轻吹在水面上,苹果花也老了。秋天的寒露时节,凤凰叶变黄了,轻轻飘落。萧瑟的秋夜自然让人感到悲伤和寂静。“轻”“冷”这两个字正好形容了这种清秋时节的感觉。“苹果花渐老”不仅仅是对眼前所见的描述,更是诗人在江湖中崭露头角,财富与日俱增的一种感受。“叶舞漂黄”的“黄”字用得好,突出了叶舞漂的形象。“飘”是生动的,“黄”是多彩的,“飘”字写得很生动。“黄”字点缀气氛,点缀秋景。作者捕捉到了最典型的秋景,如水风、苹果花、月露、吴冶,与“光”、“老”、“冷”、“黄”等词语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秋光荒芜寂寞的风景画卷,为下文的抒情奠定了充分的基础。“寄情愁”这句话来源于上面对景物的描写,是词从景到情的转折。场景描写完毕后,作词人引出两句:“故人何处去,烟波浩渺”,既承上启下,又把整个故事作为一个整体,这是全词的主旨。《烟波浩渺》是一片烟波浩渺、一望无际的景色,宽广苍劲,也是思念故人而产生的无边情怀。在这里,爱情和风景交织在一起。这几句简短而凝重的话,是整篇文章的精髓,影响深远,跌宕起伏,无边无际。

改“难忘”二字勾起回忆,写思念故人的感受,跌宕起伏。诗人回忆和朋友在一起时的“文学接待”,是一种难忘的愉悦。分开后,事情发生了变化,秋光已经变了好几次。我不知道有多少美好的瞬间因为我不在乎去看而白白流逝。“几个孤儿”和“频繁变动”,久久告别,旨在强化离别后的不舍。“海阔天空山远”这句话从回忆变成了眼前的想法。这里的“潇湘”是指朋友居住的地方。因为不知道故人在哪里,所以有“不知道潇湘在哪里”的说法。

“双燕难信,远方难信。这意味着现在是黄昏,空你知道你要回家了。”讲的是因为无法遇见自己想念的人而产生的无助感。眼前飞来飞去的燕子不能给老朋友传递消息,让他们和朋友交流,没有人可以信任他们。期待朋友归来,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坠落空,于是云“指暮光,空知归家”。这句话里思念一个朋友的那种深沉真挚的感情,是用情感表达出来的。看到天上返航的船,我怀疑那是老朋友的归来,但最后却是一场误会。只回船空惹得相思,仿佛嘲讽自己的痴情。“空”这个词让朋友归来的焦虑心情鲜活起来。把思念朋友的感觉推向了高潮和巅峰。词人在此互思,互从,从而反映出他们长期游历和失意的缠绵情怀。

在“黑脸”下面,笔又转回了自己。词人以破洪之哀,衬托其孤独与怅惘,可谓妙不可言,无边无际。《夕阳西下》一词描绘了抒情主人公的形象,他在夕阳的余晖中久久伫立,感情完全沉浸在回忆和思绪中。“杜丽”这个词在篱笆上屹立了很久,它意义深远,令人深深珍惜,从而使旅途中难以忍受的痛苦得以显现。

“用”字层次分明,结构完整,脉络有序,有效地传达了诗人情感的节奏。同时,修辞既不打磨,也不轻率,而是雅中有俗,奇中有奇,隽永有品位,所以既能满足雅俗共赏。

创作背景

这首《玉蝴蝶,望雨收云》是作者为纪念湘中故人而作。

END

发表评论